XLR8

被AP扼住咽喉的已弯 ;(
English? Absolutely!
¿Español? Ehhh...solo un poco
Deutsch? Nien😂😂😂

What a piece of work is Mozart!
How noble in reason!
How infinity in faculty!
In form, in moving, how express and admirable!
In action, how like an angel!
In apprehension, how like a god!

【授权翻译】【永恒灵魂的相遇】Where Timeless Spirits Meet

Wirt 成为了新的Beast,这是他在迷林的故事。Enoch是“剥玉米的苦日子”那一集中Pottsfield的市长,本体是只黑猫的大南瓜!!!(*゚∀゚*)


这是我第一次翻译文章,很多地方译的不好😂,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欢迎指出!

@DD 谢谢您的鼓励😝!


嗯,那些...那些肯定是花苞…好吧。


一般来说,Wirt完全不介意有什么花苞。毕竟,这对它们来说是一年中最美好的时光。除了深藏在阴影深处一些冻土,冰雪几乎都消融了,土地也被雪水浸湿。草在回青,树木正逐渐恢复元气。他的森林苏醒着,而那些嫩芽的出现似乎是再正常不过的过程之一了。


只是有些花苞偏偏长在了他的角上。


Wirt将手伸向角尖,轻轻抚摸着那一团小小的凸起。他能感觉到手下芽苞的触感,也能感觉到花苞被自己的手摩挲。这很奇怪,植物可不该有神经末梢,而且他也不确定自己只是在长叶子还是花,或者是都有。但不管那东西是什么,它肯定是植物。


说实话,Wirt真希望自己的身体不会再出现什么变化了,特别是在那对鹿角长出来之后...


一个阴暗的想法突然出现在他脑中,Wirt惊慌地从自己水中的倒影前抽身而去——几个月前,当那盏提灯的光线剥去了他的阴影伪装时,Wirt曾瞥见过一眼Beast的真面目。他...他不会也变成那样的,对吧?尖啸的面孔扭曲在一起,密布在他全身;双目空无一物,还闪着骇人的光。


不过——Wirt试图安慰自己——Beast的角上可什么都没长。但那时已是深秋,几乎临近冬天,即使有树叶也早就从树上脱落了。


哦不——不不不不不!他会这么一直下去,直到也转化成一个丑陋的树妖;而且他很可能也会发疯,就像上一个Beast一样——曾经的人性将如同浮沙般被吹散;他过去的片段,那些属于Wirt的片段,将逐渐溶解在名为疯狂与邪恶的海洋。


“晚上好,年轻的Beast”


Wirt差点跳了起来,并发出了一声很是有损尊严的尖叫。他紧张地看向四周,本能地把装有自己灵魂的提灯抱在胸前,完全忘了自己可能比刚刚礼貌地向他致意的生物吓人多了。几分钟漫无目的的扫视后,他的目光终于落在了一只黑猫上,它(他?那声音是属于男性的)秋收般金色的眼睛看起来有一种不属于猫的智慧。


“好吧,”猫咯咯笑道,“如果我还不确定老一代的Beast已经被取代,那么你刚刚打消了我所有的疑虑。你好啊邻居,我叫Enoch,Pottsfield的市长。”


“你好,”Wirt重复道,“我是...”。他不太确定应不应该透露自己的名字,让别人知道究竟谁已成为新的Beast。说出自己的姓氏似乎有些奇怪,而他又绝对不会交待出自己的中间名(显然,那是一个很有讽刺意味的称呼),谜林之王?也许吧--但听起来太自命不凡了。


“哦?”Enoch眯了眯眼睛,“难到你不是吗?”


“不,不,Beast他...挺混蛋的。”


Enoch大笑起来,“你有轻描淡写的天赋,朝圣者!我想我已经开始喜欢你了。”


“谢谢,”Wirt不由自主地说道——如果Enoch还记得他们上一次见面的话,Wirt怀疑他的态度还会不会是这样。他不认为Enoch会高兴见到那个打断他丰收节的男孩,Wirt决定还是先不提起那件事。


“那么,是什么让你如此靠近我的领地呢?”


Wirt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抱歉,我只是路过。”


“从你欣赏自己水中倒影的样子看,你可不像是路过啊”


Wirt脸红了。“我没...我没欣赏什么!那只是,最近我的角有点奇怪...只是查看一下...你觉得Beast的角会在春天长出叶子吗?因为我觉得我在长...”


“确实到季节了。”Enoch同意道,“但对于你的问题,朝圣者,Beast已经很久没有萌芽过了。在他年轻的时候?是的。那时他还没那么扭曲...这是个好迹象,说明你在正确的道路上。”


Wirt考虑了一下询问更确切的日期,但最终决定不想知道——他正努力不去想自己现在是怎样不死的。“我...谢谢。”一个念头突然击中他,“当你说我在正确的道路上时,你知道这条路是什么吗?我知道我应该去治愈那些染病的,枯萎的树木,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但是Enoch摇了摇头。“你的前辈严守关于他的秘密,朝圣者。他避免与人见面,而人们也躲着他,即使在他开始用迷失的灵魂做雪绒木之前就是如此。”


年轻人看起来愣住了,然后他疯狂地问道:“你是说我可以在不杀人的情况下做出雪绒木?”


“我是这么听说的,”黑猫坦白道,用半边眼睛看着Wirt,“我的祖母见过一次,就一次,那时她还是只小奶猫呢。尽管如此,长脸的雪绒木还是更常见。”


(Wirt有种预感,Enoch的家人都活得比普通猫长——长多了。那该是几百年前的事啊?)


“但这是有可能的...”Wirt轻声说道,希望如此,因为即使他尝试着不去想这件事,现在的灯油耗尽也只是时间问题...


“有可能。”Enoch证实道。


“所以我不用为了活下去而伤害别人了!”他激动地喘息着,“你知道那些树是怎么做出来的吗?”


“恐怕我也无能为力,朝圣者。我说过,Beast严守他的秘密。”


Wirt叹了口气。


黑猫犹豫了许久,然后,“你想要杯茶吗?我们可以边喝边谈。”


Wirt诧异地看着他,语无伦次地说:“你想邀请我...?可我——我是—”Wirt指着自己闪闪发光的眼睛和刚出芽的鹿角,似乎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


Enoch微微一笑,“不管有没有鹿角,你不是Beast,朝圣者。现在,要不要来杯茶?”


男孩迟疑着,然后羞怯地笑了。

“我很愿意。”


没想到刚刚那张连正脸没有😂
英菲尼迪Q Inspiration,还是吼看!!!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